苹果小樱桃

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 不及我第一次见到你

历史体重新低…… 摇旗呐喊 振奋人心…… 我知道应该趁热打铁,为了理想,向前进,向前进啊。可是同样心疼荷包啊,健身卡要续费了🙄🙄

回头再看30年前的版本 依然觉得那才是经典 不仅仅是演员更胜一筹
虽然换上了更贴近时代的背景和梗 但有些地方不如原来深刻了 时不时让人出戏 情绪被打断 少了让人思考回味的空间

物极必反 过犹不及
己所不欲 勿施于人

又是一年开学时,女儿读书我写字。
很久以前买的描红纸,权当做修身养性聊以慰藉吧。

没有用,也不值

海青落:

  北平无战事第43集,北平双美四场对手戏中的第三场,也是最核能的一场。本场上线台词“你动手吧,我不会还手的”、“你让我的是吧”、“没有用,也不值”;上线经典姿势扭手腕和把人摁地上了反而跟人十指相扣;上线彩蛋“你我都进过三青团培训班,进过中央党部进修班”。但是,本着“不能因为萌了CP就乱洗白”的原则,本文力求只从原剧出发,不带CP脑地剖析一下43集发生了什么。


  这个剖析的基本原则是:刘聚聚不写没有用的台词和没有用的情节;一切你以为的漏洞都只是你没看懂刘聚聚的深意;剧里的人智商基本都在水准线以上。





Part 1


  小方把孙秘摁在地上,说,我今天是来找你算账的,你别指望有谁能解围。




Question 1


  小方真是来找孙秘算账的吗?


  不是。小方紧接在后面的台词就是:下午我去保我表妹,你也在,是你亲自拿的保单,你心里比谁都清楚,我会找你要人。徐铁英要是不下命令,你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把我表妹弄失踪。


  小方出身中统,是个脑筋清楚的人,他显然知道孙秘书没有那么大能量可以左右这样的事情,所以他实际上要问的是徐局。我们来找一个旁证:在打斗声停止的时候,屋里的徐局对小妈说,就不担心倒在地上的是你们家的方副局长?小妈镇定自若地回,徐局长还不明白吗,倒在地上的,是你。



Question 2


  那小方干嘛揍孙秘?


  很显然,因为他不可能揍徐局,拿枪指着徐局已经是很超过的事情了。


Question 3


  那可以直接跟徐局叉架,不揍人吗?


  不能。打架是制造冲突,制造冲突就是表明态度。木兰这件事,小方能够找到的直接责任人就是孙秘,虽然他可以越过孙秘看到背后肯定有徐局的手在推动,但是他不能直接跳过孙秘质问徐局。直接问徐局的话,徐局打个太极推给孙秘是非常容易的事情,而对于小方来说,矛盾集中在孙秘身上对他没有意义,他要的说法不是孙秘能给的。小方甚至直接帮他择清楚了:徐铁英要是不下命令,你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把我表妹弄失踪。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我知道不是你的锅,但是我打你,就是要让他背锅。



Conclusion 1


  小方带着程姨大闹警察局,不是来找孙朝忠算账的,本质上的目的,是逼徐铁英给方家一个说法。




Question 4


  这个情节在逻辑上的必然性?


  绝对不仅仅是因为木兰是小方的BG线。


  要讨论这个问题,就要先进入下一个部分。我们把进度条拉回41集。





Part 2


  木兰之死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



Question 5


  木兰为什么必须死?


  因为她知道了梁经纶的真实身份,并且显然不能够保守这个秘密。木兰这个人物,基本特征就是蠢萌二傻,幼稚,空有一腔热情而缺乏必要的政治嗅觉。但是她又偏偏处在一个很核心的位置:方爹跟何校长是大亲友,她管方爹叫大爸。


  梁经纶的身份可以被CCP知道,可以被方爹猜出来,但是绝不能被这样一个人知道。徐局在知道了孙秘是卧底之后,可以不动声色地利用他;木兰在知道了梁教授的真实身份之后,只会把这个事情嚷嚷到两家人都知道,闹个天翻地覆。


Question 6


  梁经纶的身份为什么不能暴露?


  梁经纶在方何二老面前的身份是:燕大教授,经济学专家,进步学者,币制改革中的关键人物。他不可以是KMT的人,不可以是个卧底,不可以是一个政治势力楔在二老身边的钉子,但是他偏偏就是,所以说知道了梁经纶的真实身份之后,木兰就死定了。


Question 7


  徐局为什么要当着木兰的面掀梁经纶的底?


  徐局代表的是阻挠币制改革的老一派势力,他当然不可能直接杀掉梁经纶来实现目的(毕竟也不是要跟铁救会真的撕破脸),那么在木兰面前掀梁经纶的底,就是将铁救会一军:要么,把木兰放回去,梁经纶身份暴露,币制改革发生不可预估的变数;要么,木兰死,方家震动,币制改革同样会受阻。


Question 8


  铁救会怎么接招?


  铁救会不可能把知道真相的木兰放回去,因为谁也不能保证她回去之后会不会乱说乱做,所以只能让她死,毕竟人死在西山还是很秘密的,可以瞒着方家,报一个失踪,稳定住方家,保证币制改革的进行。


Question 9


  这么说木兰就没有任何生机了?


  有。囚车刚到西山,小方后脚就跟着来保她,这个时候她还没知道梁经纶的身份,在场管事的也只有孙秘(孙秘绝不想把她留在西山,这个后面再说),如果她这个时候跟着小方走了,就没事了。所以说对于小方为毛不把她直接捆起来带走这一点,我也耿耿于怀,毕竟要捆她挺方便的,孙秘一定愿意搭把手。


Question 10


  她不跟小方走,梁经纶也不劝劝她让她先走?


  这是一种看似合理的假设。木兰不听小方的话,但是她很听她男神的话啊,如果梁经纶愿意蒙她一下,说你先出去,出去了可以找你大爸找你哥活动一下救我啊,甭管真假先把她蒙走嘛。


  梁经纶的智商显然不会比我低,我能做出这个假设,而他没有这么做,唯一的解释是,他是剧中人,是没有上帝视角的,他没有意识到前面有危险,他不认为木兰会出事。这个时候的梁经纶,在政治上是有其天真性的。他认为以谢木兰的身份,以己方的政治能量,这个姑娘是不会出事的。


Conclusion 2


  其实木兰的死是有必然性的,这个必然性是由一个个的偶然叠加而成。首先,她自己很作,很幼稚;其次,她的身份让她成为了徐局最趁手的棋子;还有就是,两个可以搭救她的人,都没有意识到后面发生的事情会这么血腥残酷。




Question 11


  为什么说孙秘肯定不想把木兰留在西山,如果要把木兰捆起来带走孙秘一定愿意搭把手呢?


  由这个问题,我们进入一个非常关键的部分。进度条再往前拉,39集,孙秘在监狱里跟梁经纶接头。





Part 3


  铁救会对木兰的态度。



Question 12


  铁救会的根本立场是什么?


  要讨论铁救会对木兰的态度,必然要先搞明白铁救会的根本立场:保证币制改革稳定进行。至于币制改革能不能挽救已经崩溃的国民经济,那是另一个问题,但是至少,他们是因为相信币制改革可以挽救国民经济,才会向着这个目标努力。


Question 13


  让木兰死这话是站长说的,枪是孙秘开的,铁救会是很想让木兰死吗?


  在木兰知道梁经纶的真实身份之后,是的。原因详见前文。但是在木兰没有知道梁经纶的真实身份之前,铁救会是吃拧了才想让木兰死。


  孙秘书的演员孙之鸿先生在他的微博评论里说过这样一句话:片中唯一挺身救木兰的只有孙秘书好么!别人都在打电话请救兵,只有孙秘书直接跟徐说这个人是不是最好不要叫,这是孙秘书唯一一次不按命令违抗局长,你们这个戏都是快进看的么。




Question 14


  孙秘为什么要跟徐局说这个人最好不要叫?站长为什么要打电话请救兵?


  因为西山监狱里发生的是老一派与铁救会围绕币制改革进行的交锋,铁救会不可能希望木兰这个不稳定因素卷进这个事情里来。40集孙秘跟梁教授接上头之后,有一句很关键的台词:最后一个问题,谢木兰是不是共产党?得到了否定回答之后,他松了口气:那就不要紧了。



  是啊,只要木兰不是CCP,对于铁救会来说最好的结局是,木兰啥事没有,啥也不知道,好好地放出去还给方家,而梁经纶全身而退,身份不要暴露给方爹和何校长知道。两个人的结局都有利于币制改革。


  然并卵,孙秘是不想叫木兰,但是他不可能违抗徐局的命令。



  ——由此,我们再补充回答一次Question 8:铁救会怎么接招?


  当谢木兰和梁经纶都成为可能会影响币制改革的不稳定因素的时候,他们只能牺牲不可控的谢木兰,保全可控的梁经纶。


Conclusion 3


  从铁救会希望币制改革顺利进行的立场出发,他们并不希望木兰死,但是徐局耍了个手段,逼他们不得不也从希望币制改革顺利进行的立场出发,选择让木兰死。




  那么在木兰的死因和铁救会的立场都厘清之后,我们回到Question 4,就会发现小方带着程姨来闹徐局这个情节,是紧密承接在铁救会被逼无奈做出的这个选择之后的。


  铁救会选择杀木兰并隐瞒这一事实,必然要对方家有所交代,那么方家的人里谁会来挑起这个话头呢?不会是已经知道真相却需要强装不知道的姑爹,也不会是已经分析出梁经纶的铁救会身份而只能装作不知道的方爹,更不能是察觉有异却又服从组织命令不能前来的大方——小方其实是代表方家,来向徐局对质的。但是同样基于木兰的死因和铁救会的立场,这个对质必须还要有铁救会出来和稀泥——不希望真相暴露的、要对方家有所隐瞒的、要给方家编造剧情的,是铁救会,并不是徐局。


  本场戏,铁救会出场两个人:曾可达,孙朝忠。要剖析这两个人在这场戏中的立场,又要回溯到41集。


  铁救会的四个人,在木兰之死面前,都面对着一个同样的问题:我们为什么要杀谢木兰?





Part 4


  截至43集,木兰之死对铁救会的影响。



Question 14


  铁救会的四个人里,只有曾可达对木兰的死不知情,是因为他不在场吗?


  不是。应该说,还好他不在场。木兰死后,为了保证币制改革的顺利进行,必须要向外界、向方家隐瞒这个事实。铁救会四个人里,只有曾可达被蒙在鼓里,也只有他必须被蒙在鼓里,因为他是一个非黑即白的人,如果让他知道了木兰已死,这个谎就编不下去了。只有连他一起瞒着,他才能在站长拟定的善后方案中,恰当地扮演他所应该扮演的角色。


  所以曾可达这个角色在43集这场戏中还具有一层内涵:他代表着没在这一幕中出场的站长,他是以善后方案中为他拟定的角色出现的,他相信失踪这个结果,并以此为基点,希望能平衡方家与徐局之间的关系,保证币制改革顺利进行。


Question 15


  那么孙朝忠和梁经纶呢?


  41集里他们是直面木兰之死的两个人,也几乎是直面信仰崩塌的两个人。前文讲到,梁教授在政治上有其天真性,孙秘书亦然。在囚车开进西山监狱的时候,这两个人谁都没有意识到谢木兰会死,方家的力量可以保全她,只要她不是CCP,重视币制改革的建丰同志也应该会保全她,然而恰恰就是因为重视币制改革,建丰同志,或者说铁救会,要杀掉她。



  他们所信仰的是: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国之自由平等。积四十年之经验,深知欲达此目的,必须唤起民众,及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



  但是他们所面对的,是自己,向着自己无辜的无知的一心相信自己的族人开枪。


  开枪的不是孙朝忠这个人,是铁救会。那颗子弹代表铁救会,而在此之前他们怎么都不会相信,会有一颗代表铁救会的子弹,结束这样一个无辜的姑娘的生命。



  孙朝忠在开枪之后,拿钥匙开门的手颤抖了几次都没有对准锁孔;梁经纶走进去跟建丰同志通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崩溃的,而他开门出来,孙朝忠看着他,说,下雨了。



  这段戏的每一个细节都回味悠长:两个人都在这个事件面前感受到了自以为纯洁的信仰一瞬间粉碎崩塌的力量。


  他们所做出的努力是为了币制改革,是为了拯救国计民生,而这个过程居然需要杀害他们所想要保护的人,这简直就是一个可笑的悖论。


Conclusion 4


  43集这一幕戏中的曾可达,代表着铁救会外在的,需要圆场需要把这个事件解决需要安抚方家需要保证币制改革顺利进行的那部分;43集这一幕戏中的孙朝忠,代表着铁救会内在的,信仰已然崩塌却仍需要在这条路上前行的那部分。




  铁救会出场的四个人不是正面角色,也不是反面角色,是四个悲情角色。可达的结局悲情气氛最甚,因为他愚忠;站长身上的悲情味道最淡,因为他聪慧通达,老于世故,不同于另外三个唯信仰而行的年轻人。梁经纶是走明路的人,即使信仰崩塌,他还有得选,身为铁救会成员的同时,他还在与CCP接触,他面前有不同的主义,他身边有不同的同志,他是唯一一个有所比较,有所选择,最终有所动摇的人,他的悲情也正在于他的动摇。


  而孙朝忠,是消失在暗夜里的人。我始终认为理解这个人物的基础是不要太看得起他,当然这不意味着蔑视他,而是应当看出,这个人什么都不是。他没有自己的进退,没有什么事情是他可以选择和左右的,没有什么很大的能量。整部剧里,他没有做过什么出于自己主观意志的事情,在崩塌湮灭的信仰面前他称得上是无能为力,这是他的悲情。




Question 16


  你是在给孙朝忠洗白,明明崔叔是他杀的,木兰也是他杀的,他就是个冷血的坏人,什么信仰?什么悲情?我没看出来他有。


  这位旁友你实在是太瞧得起孙朝忠了。正面讲,杀崔叔,是建丰同志的绝密预案,杀木兰,是铁救会以及铁救会背后的建丰在被裹挟时做出的选择。这两个人的生死,都是关乎北平局势的重要环节,还轮不到他来做决定——他不过是沾血的那把刀。反面讲,你见过哪个电视剧在着意塑造一个冷血无情的坏人的时候,会表现他杀了人之后手抖来抖去对不准钥匙孔的?


  再附赠一个侧面:当时孙红雷看了剧本后,属意的角色就是孙朝忠。我不认为这样一个level的演员,在这样一部史诗级的剧本面前,会选择一个简单的脸谱化的坏人。这个人物身上的内涵必然是丰富的。




  至此,我们综合前后剧情,条分缕析,还原了孙朝忠这个人物真实的,也是易被一般观众所忽略的立场与态度。但是剧中人不能拉进度条,没有上帝视角,他们怎么看孙朝忠,具体地说,方孟韦怎么看孙朝忠,又要回到原剧的情境中去。





Part 5


  在方孟韦眼里,孙朝忠是个什么人。



Question 17


  方孟韦认为孙朝忠是杀害崔叔的主谋吗?


  不是。刘聚聚说过,小方这个人物在剧情中承担了更多的关于“家”的内容。因此他没有过多地参与到这场政治角逐中,他显得干净、善良、温暖,但是这不意味着他就是个傻白甜。北平原著上部P17二十四行:方步亭其实也就是自己在跟自己说话罢了。他也知道一直兼任银行襄理的这个妹夫,在金融运作上是把好手,但说到政治,此人一直迟钝。真正能做商量的,便只有等自己那个小儿子方孟韦了。


  前文已经提过,小方出身中统,无论是从这层经历背景来看,还是从方爹“谈到政事只能与小儿子做商量”的设定来看,他都具备一定水平的洞察力和分析能力。因此他不会简单地认定孙朝忠是主谋。


Question 18


  那么小方为什么要问单局,抓崔叔“是徐局长给你下的命令,还是这个孙秘书给你传达的命令?”,并且说“我会让你一笔账瞎掉一只眼,让你今后再也没有机会杀人”呢?


  这个问题其实就是新仇旧恨一并算,今天木兰的事,你是帮凶,当初崔叔的事你有没有掺和?有的话,你也是帮凶。结合之前的台词“做谁的狗也比做他的强”,他对孙朝忠的定位是一以贯之的。



Conclusion 5


  观众眼里的孙朝忠不应该是刻板而符号化的,但是方孟韦眼中的孙朝忠确实是刻板而符号化的——徐铁英的走狗和帮凶。在方孟韦的视角里没有铁救会的挣扎和博弈,没有抖着手的孙朝忠和满身血的梁经纶,所以他不会理解他们。方孟韦看孙朝忠,约等于看一个杀害自己亲人的凶手的作案工具,主仇恨应该拉在谁身上,他心里门儿清。




  进度条拉回43集,我们再看一遍台词。


  方:我今天是来找你算账的,你别指望有谁能解围!我表妹去哪里了,是你说,还是徐局长说?!


  孙:保密局北平站有报告,你可以去问王站长


  方:我正要你往别人身上推呢!下午我去保我表妹,你也在,是你亲自拿的保单,你心里比谁都清楚,我会找你要人。徐铁英要是不下命令,你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把我表妹弄失踪!现在还要让我去问王站长吗?


  孙:方副局长,你真想知道是谁下的命令吗?


  方:说!


  孙:去问南京吧。


  曾:问哪个南京?!




  孙朝忠的第一句台词是废话,官方有解释,你去看官方解释吧。他当然知道这句话应付不了方孟韦,方孟韦如果能被这句话糊弄过去,还费事跟他打架干什么。但是他得把这句废话说出来,这是他们的官方态度。


  然而他的第二句话是真话:去问南京吧。


  好了,爆点来了,作者先去洗个脸控制一下自己的CP脑。


  提示:本段以上推导,作者自认是完全从剧情和逻辑合理的角度出发去讨论人物及事件;以下推导中,含有“按照已知人物性格和立场揣摩其内心想法与行为动机”的成分,揣摩带有主观性。





Part 6


  这段戏中到底发生了哪些冲突。



Question 19


  徐局有一句OS:“曾可达难道不知道孙朝忠是铁血救国会的?”那么曾可达到底知不知道孙朝忠是铁血救国会的?


  知道。这本来不足以成为一个问题,但是很不幸我在翻找边角料的时候发现连孙之鸿先生都认为他不知道。论据在39集发粮现场,曾可达对孙朝忠说,没有建丰同志指示,谁都不许开枪。孙朝忠回答,徐铁英已经请示了叶秀峰,党通局要杀共产党,没有理由不执行。曾可达表示,党通局那边建丰同志会去处理。此处两个人显然是在知道彼此铁救会身份的前提下进行对话。曾可达并非不知道孙朝忠是铁救会的,但是他不知道铁救会白天在西山监狱所作出的那个决定及后果,善后方案是将他一并瞒了的,所以他看上去,似乎并不知道孙朝忠是铁救会的。



Question 20


  曾可达为什么要打断孙秘的话?


  曾可达说,问哪个南京?!潜台词是,你打算让他去问一号线还是二号线?!这个事情已经很糟了,你们两个猪队友人在西山都没看好谢木兰!你现在还要把火往建丰同志身上引?!你吃拧了吧你!


  前面提到,可达出场的作用在于圆谎和平衡各方。所以他这句话是个防爆桶:别往上延伸了,不管是谁的锅,总归跟建丰同志没有关系,我们会给出一个解释的,我来负责这个事情。



Question 21


  那么孙秘为什么要让小方去问南京?


  当然不可能是因为他真的吃拧了,想要把锅直接甩给二号线。这个问题,私以为有两方面原因。


  一是这句话起到了拱火的作用,火往上撩撩到南京,在场的任何一方都不会觉得是件好事,一旦有人压这股火,那么这个人所提出的解决方案就容易被接受,铁救会要压着方家不能真闹到南京(无论哪个南京)的面前去,又要让徐局适当地背一点这个锅,这一场,他是白脸,可达是红脸。仔细观察细节的话,在说出这句台词之前,孙朝忠看了一眼曾可达。


  二是他在配合方孟韦。方孟韦需要一个说法,真相在南京那里,但是方孟韦不能自己说我要去问南京,你徐铁英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就要闹到南京去,不能这样。这句台词,相当于他配合着方孟韦,抬出南京来压徐铁英。


Question 22


  说好不带CP脑,为什么又说孙秘配合小方?


  在场三方势力,他作为铁救会,白天刚被徐局摆了一道,现在想要让徐局一起背锅,必然不会配合徐局。而配合方家向徐局施压,是有利于铁救会的。




  孙秘当时在说这几句话的时候,内心真的是这么想的吗?当然未必。以上这段,很大程度上是我的主观猜测,但也是以我对剧情的理解,所认为合理的一种猜测。换句话说,我敢肯定铁救会是不想让木兰死而不得不让木兰死的,但是我不敢肯定孙秘的内心活动就如我所想,姑妄言之,姑妄观之。


  这一场冲突,以曾可达向方家做出保证结束了,然而他的台词接引到了下一场戏:没有用,也不值。


  这段戏实在是太让人无法正直了:在其他人都已经退场后,小方居然向坐在地上的孙秘伸出了手,要拉他起来。而孙秘没有握住那只手,自己站起来了,小方问,你让我的是吧?


  孙秘用他一贯的语调重复道:曾督察说得对,跟我这样的人较劲,没有用,也不值。





Question 23


  小方为什么会去伸手拉他起来?


  请先拉上去看一遍Question 1。他今天所针对的并不是孙朝忠,孙朝忠不过是他作为副局长,在与局长正面冲突时的一个缓冲地带,或者说,孙朝忠不过是他的一个表演道具。那么这场戏结束了,以他的良善,对这个道具不是没有恻隐的。


Question 24


  孙秘为什么拒绝了这只手?


  他白天才杀了这个人的妹妹,你说呢。


Question 25


  小方为什么说孙秘是让他的?


  进度条往前拉:我看过你的档案,你我都进过三青团培训班,进过中央党校进修班,都上过擒拿课。剧里没有拍他们是如何打的,但是既然都熟悉擒拿,那么是真的功夫不到还是有意让着对方,都是很容易可以看出来的。这句台词的深意又在于,小方并不是只看出了孙秘在过招时让着他。他今天来的目的是要徐局给一个解释,这个目标达成的过程中,孙秘不管是在过招时让他,还是顺着说了那句“去问南京吧”,本质上都是帮了他的。他未必知道这个人为什么会不向着徐局反而向着自己,但是至少,他察觉到了这一点。


Question 26


  “没有用,也不值。”这句话到底代表什么?


  同样的这句话从孙秘口中吐出来的时候就那么隐隐透着一种虐。曾可达对小方说的是,你问他没有用,他给不出解释,跟他纠缠跟他冲突,也不值。


  而当孙朝忠这么说的时候,其实这个人物内在的生命已经被抽空了。在之后的戏份中这个角色的存在感一直很低,越来越低,因为在这一天,他之前所坚持的,所信仰的,以为有用的,以为值得的,全都烟消云散了。


  确实没有用,在政治斗争中他起不到什么不可替代的作用,在这场交锋之后他几乎成为了一颗废棋,而之前坚持在黑暗中踽踽前行,由此所做的事情,所付出的心血,都被那一枪证实了无力和可笑。


  孙朝忠停在了原地,停在了黑暗里,43集的这一幕,这一句“没有用也不值”,其实是他的终局。


Conclusion 6


  也就是说,方孟韦来警局闹这一场,不是要向孙朝忠寻什么仇,而是要向徐铁英要说法。而白天经历了信仰崩塌的孙朝忠,出于本身的立场而配合了他。当这个过程结束,两个人暗流汹涌的对话背后,站着一个心如明镜的方孟韦,碎了一个原本“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尤未悔”的孙朝忠。




  那么,综合前面八千字的分析和六个结论,我们知道:方孟韦大闹警察局是冲着徐铁英来的,无论是崔叔的死还是木兰的失踪,他都并没有直接算在孙朝忠头上。他应该并不喜欢这个人,但是他最恨的人也不是他。他不知道孙朝忠的信仰和挣扎,他显然也懒得知道。他给家人朋友的那些善良温柔不会给孙朝忠一分,但值得庆幸的是他对孙朝忠也没有滔天的恶意。而孙朝忠不是一个冷血的杀人机器,他有他的信仰和坚持,他也有他的不得已,有他的无能为力。他是博弈中失败的一方,然而被方孟韦归于与徐铁英同类;他本质上并不是徐铁英的鹰犬,然而连他自己的同志都误会了这一点。


  以上,基于剧情,以及基于我自认并没有什么大问题的逻辑,不带CP脑的,正直的剧情分析,结束。来看正经分析的人(如果有的话)可以点叉了。


  以下,进入“不带CP脑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好好分析和解释”的部分。




  43集最核能的其实并不是小方把孙秘按在地上的时候姿势暧昧,也不是孙秘那句似示弱又似宠溺的“我不会还手的”,而关于“没有用,也不值”我们也能找到非CP向的合理解释。


  核能段落在于:“我看过你的档案,你我都进过三青团培训班,进过中央党部进修班,都上过擒拿课。”



  在不特别考虑这句话的时候,一切都很正常,都是这个剧里各方权势勾心斗角过程中的一个符合情节发展规律的断片。但是开头我就讲过,我认为,刘聚聚不写没有用的台词和没有用的情节。





Part 7


  三青团和中央党部。



Question 27


  方孟韦和孙朝忠之前认识吗?


  从一般的理解角度来看,不认识。因为根据台词,方孟韦是在查阅了孙朝忠的档案之后,才知道他也进过三青团和中央党校的,所以他们之前不认识,认识的话,就不用查档案了。


  这个解读是正常且合理的。


Question 28


  照这么说,很多双美同人中设定他们之前认识,不过是借着这个由头强行让他们认识咯?细究起来其实站不住脚的咯?


  站得住脚。


  北平原著上部P21开头:入了中统这座八卦炉,必炼几层功夫。第一层是不露声色,这是基本功,又称必修课,为的是使对方看不出你的态度,也摸不清你的底细。


  方孟韦在说这句台词的时候,旁边还有单局及一干小警察。他未必就说的是实话。换言之,也许正因为有这些人在场,方孟韦才说,我查了你的档案,知道了你进过三青团和中央党校。


Question 29


  那么方孟韦有没有可能因为不希望旁人知道他们之前认识而故意这样说?


  要回答有还是没有,就要先回答下一个问题。


Question 30


  方孟韦会不会不希望旁人知道他们之前认识?


  会。前文已经分析到,此时在方孟韦看来,孙朝忠就是徐铁英的走狗。他自己不牵涉在几方缠斗之中,并不需要维护什么人际关系,那么既然昔日同道已成不齿之人的鹰犬,他当然可以有一个“我最好没认识过你”的立场。




  那么回到Question 29,既然方孟韦有可能并不愿意承认与孙朝忠有故,那么他在单局以及其他警员面前假托“查档案”显示自己之前与孙朝忠并不相识,也是可以成立的。


Conclusion 7


  只要刘聚聚没有亲口盖章,方孟韦与孙朝忠在三青团及中央党校期间是认识还是不认识,都是讲得通的。设定他们有旧,也不完全是同人作者强行忽视剧情。




  而即使“都进过三青团和中央党校”代表的不是他们曾经相识,这个设定也是有其深意在的。同样的成长经历,不同的身份立场,不同的信仰,不同的结局。这句台词出现之后,其实方孟韦和孙朝忠就已经成为了一组对照。单纯从观剧的角度讲,观众应当从这两个人的相似和不似之间去挖掘作者想要表达的东西。


  比如同样是从三青团走过来,为什么孙朝忠会信仰“余致力于国民革命凡四十年”,而方孟韦却已经看穿“党国迟早要亡在这些人手里”?——方孟韦的家庭环境十分不单纯,牵扯着国府经济和贪腐要员,他所见所闻的,孙朝忠未必知晓;孙朝忠所为之努力的,在方孟韦眼中也未必重要,他更想维护的是风雨飘摇中他几近分崩离析的家。


  当然,要全面比较两个人的成长轨迹、所处环境,又是一个浩繁的工程,篇幅所限,此处不一一列举。


  那么,讨论完两人是否有旧,这篇文章终于进入正题了:这两个人,到底有没有点,那啥?




  前文种种串联、分析、揣摩、推测,都是尽量以“孙方之间没有什么”为基础去理解剧情,当然,这些剧情中有不少其实可以直接用“孙方之间有点什么”来解释,比如孙秘对小方说了唯一的一句真话:“去问南京吧。”——哇孙秘果然对小方跟对其他人都不一样哎!再比如小方打完架却又伸手拉孙秘起来——哇小方对孙秘果然也是蛮温情的哎!甚至于“你让我的是吧”——天啦小方你什么时候这么了解孙秘真正的实力的你们之前肯定是认识的!


  我本意确实是摒弃这些视角,写一篇纯剧情向的、不带CP猜想的正直的分析,但是如果这些剧情都按照“其实并没有CP火花只是你们想多了”来理解,另一些情节就更加完全无法正直地理解了。





Part 8


  说实话,这两个人之间要是没点什么谁会相信啊。





  本段不搞问答,因为我提出的问题我自己都回答不了。


  如果说,小方的仇恨不是主要集火在孙秘身上的,那么他对孙秘的关注就很没道理了——52集,小方对哥哥说:“徐铁英王蒲忱,还有那个孙朝忠就交给我,这几个人,不能让他们活着离开北平。”虽然这句话掰开了仔细看,孙朝忠好像只是被捎带上的,逻辑也对,首恶必办,协从也办,但是其实以当时孙朝忠的职位、心态、身份,真心都不值得小方念念不忘。小方为啥一定要捎带上他呢?有没有一点卿本佳人奈何为贼的愤怒?如果我们认为他和孙朝忠之前确实认识,这种特别的关注是不是就能更说得通了?以至于他伸手去拉孙朝忠,他看出孙朝忠是让他的,也都可以更加简单地找到合理性了?


  如果说,孙秘那句“去问南京吧”只是作为铁救会在配合小方所代表的方家向徐局施压,本身并不是为了小方,那么39集西山监狱他看小方的眼神怎么解释,51集方家门口他看小方的眼神又怎么解释?




  51集,北平原著下部P411。


  孙朝忠:“不知道。”


  “不知道你带兵来干什么?!”方孟韦吼道。


  孙朝忠:“警备司令部的命令,奉命戒严。”


  方孟韦的脸慢慢白了,从街口向自家那条胡同望去,一个一个宪兵分列在胡同两边的墙下。


  “我的侦缉处副处长被撤了吗?”方孟韦又望向孙朝忠。


  孙朝忠:“没有接到命令。”


  “没有就好。”方孟韦向自家大门走去。


  胡同里的宪兵碰腿致敬。



  剧本里并没有写孙朝忠看过去,然而在所有的士兵目送方孟韦走近家门,已经转回了头的时候,站在原地的孙朝忠却往方孟韦的背影看了过去。


  这不是一个存在于剧本中的动作,这个眼神包含什么?信仰业已崩塌的孙朝忠,已成一颗废棋的孙朝忠,看着方孟韦,在想什么?


  他有没有对这个善良温暖纯净的人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欣赏和羡慕,甚至倾慕?




  也就是说,就算前面那些情节都找到了“合理”解释……还是有一些内容,很难“合理”地解释。


  本来打算正直地分析剧情的我,现在只想问刘聚聚你到底想的是什么,51集那个剧本之外的镜头,孔导你在想什么,43集看小方那一眼,孙先生你在想什么,你们出来解释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北平这部剧,信息量实在太大,大到你不能较真儿,太较真儿的情况下简直会挖出一些你自己预想不到的东西——分析到这个份儿上我自己都把自己洗脑了,本来我只是想说,即使是不考虑CP的前提下理解剧情,也不要完全带着一种“孙秘书是坏人,方孟韦特别恨他”的平板视角,但是最终我发现……就算是在不考虑CP的前提下理解剧情,这两个人之间也还是有那么一些情节完全不能正直解释啊!这两个人之间要是没点啥,谁信啊!加上三青团旧识设定那简直就是核能反应啊!!!


  来,看着我,你看着我。


  北平双美is real. 


  #万万想不到最后还是变成了CP安利# 




  看北平之前,我不认识王凯,也不认识孙之鸿,前面二十集,注意力都在钟跃民身上,第一次get方孟韦这个人物的萌点,是在27集他哭着要去读书,第一次特别留意到孙秘书也不是泼茶,是41集杀木兰。43集是让我一瞬间对这两个人脑内“BOOM!”的点,时隔一年多,隔着自己写下的已过十万字的同人,我想写一些最初的也是最根本的、没有经过太多发散也没有带上任何二设的人物解读和情节分析。顺便也想说一些一直想说的话,比如很多人都误解了,孙朝忠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坏人;比如方孟韦纯善,但他不单纯不傻白甜;比如北平双美的人设是有极强的互补性的,是有很深的原作基础的,不是纯看脸的拉郎配。


  感谢芝士 @红豆奶茶 和煮酒 @清和煮酒 在这个过程中和我一起分析剧情并查漏补缺。成文如此,如有偏颇疏漏,算我的。

打破和重建

对唐晶而言,缺乏信任本就是她的问题,第一次被爱情背叛让她曾经自杀三次。那这一次呢?十年,她无法全然的去信任贺涵,信任这段感情,难道不是因为贺总没法让她全然信任吗?
生老病死,对任何人都是种考验。当她愿意去试着接受婚姻,或者说是试着去信任的时候,她得到的回应是什么?
她面对的是爱情和友情的集体背叛。这样的打击对于一个曾经为情自杀三次的人来说,会是怎样的一种挣扎?
我们大可以站在上帝视角去评判唐晶,但回头想想罗子君只是失婚,她有唐晶无私的友情做后盾; 还有对付情伤的灵药-移情。这些便是罗子君的主角光环。
人生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建立和打破的过程。信任一旦被打破,想要再建立其实非常难。我们不是罗子君,生活中没有贺涵,我们只能像唐晶那样自己爬起来,或者像之前的她那样死在某一次自毁中,只是一念之差。

另,如果贺总换一张脸,大家又会怎么评价他呢?

一不小心百度了下我的前半生的剧情,后悔。
叫你手贱,叫你手贱,叫你手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