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小樱桃

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 不及我第一次见到你

地平线下 21

神叨叨的明诚诚实在太可爱了 互宠模式萌化人心了!

清和润夏:

21


 


那是……很久以前。


瘦弱的小孩子刚到家里来,连明台都怕。小胖子很稀罕新伙伴,凑上去跟他讲话,吓得小孩缩在墙角发抖。


他不怕明楼,可是说什么都不肯走出房间,他总觉得一出房间就有人打他。


大家毫无办法。


大姐轻声道,作孽。


明台以为来了个玩伴,但这个玩伴不搭理他,躲他,让他很伤心。“我不会吃掉你。”明台生气。


桂姨来了一趟,大姐不让她进门。她说话的声音尖利利刺透墙壁穿上二楼,小孩子钻进床底说什么都不出来。


明楼明白了,他害怕明家把他送回去。


明大少爷下楼,走出门厅,朗朗的嗓音仿佛清晨花园外面的朝阳:“你走吧,不要再来了,阿诚不会跟你走。你要折辱虐杀一个孩子,我便要培养他成才,听懂了吗?很好,请离开。”


小孩子缩在床底痛哭。


明台跟着爬进床底,忧郁地看着小孩子。大姐在明台胸前用别针别了一个擤鼻涕用的帕子,明台解下来递给他:“给。”


明楼上楼,打开房门,只听见明台急急忙忙的说话声。大姐站在身后,她硬不下心肠赶走桂姨,毕竟在父亲生前就来明家做工了。看这小孩子被虐待的样子,她心里又发寒。人心这个东西……


“今天让明台自由地钻床底吧,大姐。”明楼低声道:“目前咱家就明台看起来最没攻击力。”


 


几天之后,明楼难得有兴致,画油画。他画得聚精会神,书房门被轻轻打开。光影在门前画出一个明亮的弧度,弧度里出现一个小小的影子。


小孩子黑黑瘦瘦的小手抓住门锁,怯怯地看着明楼。明楼平静地继续画画,余光观察着细瘦伶仃小猫儿一样的身影。


抱他回来纯粹是明楼看戏看晚了想抄近道回家,穿过贫民区,恍惚想起桂姨似乎住在这里。然后,他听见小孩子奄奄一息的哭声。明楼以为是桂姨不在家她的孩子出意外,哪儿想到踹开房门看到的景象如此惨烈。身上的伤化脓,高烧,嘴皮干得流血,全身都是许久没有被清理过的异味。


少年的明楼抱起小孩子便走。


 


他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呀。


他安慰他,不要怕。


 


明楼抱着小孩回明公馆,正好今天桂姨值夜。桂姨慌乱地打了个茶壶,明楼看也没看她,直接上二楼,打电话给家庭医生,来处理了小孩子的伤。桂姨被门房请走,明楼自始至终不见她。


那时候明诚一直以为,这个世道是弱肉强食。男人欺负桂姨,桂姨来虐待他。可明大少爷却救了他……明大少爷难道不是人上人,比桂姨更强吗?


 


明楼知道他想什么。明楼什么也没说。


他继续涂抹颜料,继续观察小孩。眼睛好大。明楼惊诧,怎么才发现,这小子眼睛真够大的。圆圆亮亮,猫儿一样。小猫眨着眼睛观察明楼,鼓起勇气小小声问:“你在做什么呀?”


“我在画画。”明楼笑笑,“你有兴趣吗?”


 


明楼突然醒来。一瞬间他有点不知道今夕何夕,思维泡在旧年时光里,沉甸甸。他把手放在额头上,眯着眼冷静一下。窗帘的缝隙透露出晦晦天光,还在下雪?


明楼起身,披上外套。一边书桌上的闹钟显示下午两点,他午睡了两个小时,却像梦到了一生。明楼站起,撩开窗帘看一看,果然还在下雪。柔软的,簌簌的声音轻巧腼腆。


明楼揉揉太阳穴。他最近头疼的频率很高,看医生看不出什么。家庭医生跟明楼笑:“明先生,平时不要想那么多。”


他捶捶额头,长长一叹。


等了会儿,外面很安静。吃过午饭明诚让他来休息,明诚也睡了?明楼缓缓打开门,门外清冷的空气让他精神一震。


厨房水龙头滴水,啪嗒一声。明楼走进去,看见明诚背着窗在画画——菜板子上用衣夹夹着几张纸。明诚画得很投入,铅笔的沙沙声仿佛窗内的落雪。


“你在干什么呀。”明楼问。


“我在画画。”明诚看着他笑,“有兴趣吗?”


明楼凑上去,上面是一只正在睡觉的,胖滚滚的,仿佛某种点心的……明台?


“啊,好像青团。”


“大哥你饿了?”


明楼微笑:“我还以为你要画我。”


明诚翻个白眼:“我为啥要画你。”


明楼看向画,神情温柔:“这得好好留着,等明台长大了给他看。”


明诚又开始画,在明台身边添了个大南瓜。


“你让我感觉明台睡在流理台上。”


明诚哄他:“大哥再去睡一会儿?喝咖啡吗?”


明楼知道自己碍人家事儿了,只好退出厨房:“我告退,你接着画。”


劲瘦的少年握着铅笔坐在窗前,画画都画得气势如虹。明楼乐一声,这哪儿是小猫,养大了才知道是一只小豹子。


 


明诚看明楼走了,松口气,把画纸往上翻了几页。一摞画纸的最后,是一张素描的明楼。戴着眼镜,低头阅读。明诚越看越得意,画得真好。画大哥能画出他的最高水平,明诚摸一摸画纸上大哥的脸,小心翼翼用明台盖上。


 


明诚学校举办话剧展。老几样,罗密欧朱丽叶,还有个啥啥啥。班上男生起哄,让明诚扮朱丽叶。明诚答应得爽快:“行,我朱丽叶。你们谁是罗密欧?”


朱丽叶同志挺胸抬头站在讲台上,讲台底下鸦雀无声。因为,朱丽叶是班上最高的。这位朱丽叶揍遍同班罗密欧们。


明诚嗤之以鼻。禾禾,我比不上大哥高,我还压不过你们几个矬子。


法国男人还真不算高的,白种人里最高的在北欧。


寂静了一会儿,老师微笑:“看来我们要有点新意。”


明诚点头:“还不如演梁祝呢。”


金发碧眼的中年女士问道:“什么是梁祝?”


明诚兴致起来:“两人殉情死了变蝴蝶的。”


法文老师看着明诚,眨眨眼。


明诚清清嗓子,声情并茂地讲了讲关于一对恋人如何冲破礼教樊笼殉情自杀然后变成蝴蝶飞走的故事。


班上的女生很感动,还有抹眼泪的:“哦,马先生太糟糕了,怎么可以拆散一对恋人呢?”


明诚这是正中多愁善感法国人下怀。毕竟他问法国人关于波兰的看法,多数人第一个反应是:咦,拿破仑·波拿巴的一个情人叫玛丽·瓦莱夫斯卡,是个波兰姑娘呢!


小赤佬,我问的不是这个。


 


后来班级集体投票做出决定,演《梁祝》。角色再定,明诚执笔翻译出一个剧本。明诚兴冲冲地回家等明楼下班一顿叽呱:“我要当翻译和编剧了。”


明楼摸摸明诚的脑袋:“如果你想往戏剧上发展,我很支持。”


明诚不好意思:“学校公演那一天是家长日,你去看吧?”


“当然,当然。”


 


于是,明诚开始废寝忘食地迈出他文学生涯第一步。明楼晚上就寝,正睡着,突然迷蒙中听见细微的呼吸声,他惊悚地一弹动差点摔下床。明诚蹲在他床前,用圆圆的眼睛炯炯有神地盯着他:“不对,大哥。”


明楼喘粗气:“……什么不对?”


明诚继续炯炯有神:“为啥两人非得死?”


明楼喘气喘得咳嗽,他平息一会儿:“你可以让他俩不死。”


明诚更加炯炯有神:“可以吗,不好吧?”


明楼快要呻吟:“你……注明是改编或者新编。反正法国人可以接受,我以前念书的时候还看过更离奇版本的《威尼斯商人》。”


比方说安东尼奥和巴萨尼奥跑了之类的。


明诚抚摸明楼头毛:“大哥早点睡。”


明楼呵斥:“没大没小!”


明诚神叨叨走了。


 


第二天明诚恢复正常,明楼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三月底是家长日,明楼特意请假去明诚中学看演出。大礼堂里鸦雀无声,法国人民被明大编剧忽悠得一愣一愣。


这帮小孩子临时凑不出中式古装,只好退而求其次把故事安排在法国中世纪。领主是个蛮不讲理的领主,姑娘是个被禁锢的可怜姑娘,少年是个意气风发英气勃勃的少年——嗯男主是明诚。


姑娘被父亲关起来,活活拆散她和少年的爱情。曲折离奇的爱情故事都要有个好结尾,牧羊少年一脚踹开关着姑娘的门,拉着姑娘就跑。旁边配了个解说,激动旁白:“所以,再没有比自由与爱更值得追求的了!我的爱人!”


 


……明楼是真没看出来这哪儿像《梁祝》,就是莫名其妙眼熟。小演员们谢幕,大礼堂里掌声雷动。明诚脸上还有油彩,他看下去,一眼就看到了人群里的明楼。
明诚圆圆的的眼睛里,熠熠生辉。

评论

热度(2186)